曹文轩:我的背景就是中国

2016-04-07

曹文轩:我的背景就是中国来源:人民日报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周飞亚 葛亮亮 康 岩 肖家鑫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北京时间4月4日,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荣获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。儿童文学的“诺奖”桂冠,首次花落中国。

  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儿童文学读者群,近年来的童书阅读热,更凸显了儿童文学市场的“饥饿”。不少人认为,曹文轩的获奖,确立了中国儿童文学屹立于世界之林的一份自信。同时也应看到,目前中国儿童文学还存在质量参差不齐、出版急功近利等软肋,与世界上的儿童文学强国相比,仍有差距。

  获奖

  “我的作品是独特的,只能发生在中国,但主题寓意全人类”

  “曹文轩的作品书写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……他的作品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,能够赢得广泛儿童读者的喜爱。”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奇·亚当娜这样评价首次获奖的中国作家。

  安徒生奖是由国际少年儿童读物联盟在1956年设立的国际儿童文学大奖,是儿童文学作家和插画家的最高奖项。此前,已有31位作家和25位插画家获此殊荣,亚洲仅有两名日本作家和一名日本插画家获奖。在中国,孙幼君、金波、秦文君、曹文轩、张之路都曾成为该奖项的候选人。今年,再次成为候选人的曹文轩,从60多位提名者中脱颖而出。

  作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、北京大学教授,曹文轩此前已陆续获得40余种海内外重要奖项,他的作品被译为英、法、德、日、韩、俄、瑞典等文字出版发行,其代表作《草房子》已经印刷300余次,累计印数上千万册。

  对于获奖,曹文轩更强调祖国在他创作中所赋予的灵感和力量,“我们说一个人有力量、有能力,除了他自己确实有点强之外,还在于背后他人的力量。这个他人,可能是一个具体的人,可能是一个家族,可能是一个团体,而我的背景是中国。”

  “这个经受了无数苦难与灾难的国家,一直源源不断地向我提供独特的写作资源。”曹文轩说,“我的作品是独特的,只能发生在中国,但它涉及的主题寓意全人类。这应该是我获奖的最重要原因。”

  “曹文轩的作品既有世界性,又有中国特色。他的故事发生在苏北农村,但关于爱、苦难与成长的精神内核却是世界共通的,对诗意与唯美的极致追求也是共通的。”在安徽少儿出版社社长张克文看来,“中国儿童文学与世界儿童文学之间需要互相了解,正是经过了这些年的不断交流,才有了现在的水到渠成。”

  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表示,曹文轩的获奖为年轻作家提供了写作的榜样,提醒他们要认真创作和打磨自己的每一部作品,尤其要琢磨透彻当代儿童的心理和生活。

  信心

  “中国最好的儿童文学,就是国际水准的儿童文学”

  对于中国儿童文学界来说,曹文轩的获奖将带来很大的信心提升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晖认为,与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、刘慈欣获雨果奖一样,曹文轩此次获奖,也许能缓解中国儿童文学渴望被世界认可的焦虑。这是一次提振信心、扩大视野、走向世界的良机。

  曹文轩同样充满信心:“中国儿童文学应有足够的自信心。因为中国留给中国作家太多精彩绝伦的故事。中国作家要珍惜这巨大的、无边无际的矿藏,以别具一格、品质优良的中国故事亮相世界,这也是世界和人类的财富”,“中国最好的儿童文学,就是国际水准的儿童文学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”曹文轩说。

  张克文也认为,这不仅“是他个人的获奖,也是中国一代儿童文学作家的获奖。”

  2000年以来,中国童书出版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。截至2014年,童书年出版总量达到4万多种,规模居世界第一;年产值连续10年以两位数增长,是整个出版界发展最快、竞争最激烈的板块,成为一支“领涨力量”。

  儿童文学的繁荣甚至吸引了不少非儿童文学类作家加入创作,像阿来的《蘑菇圈》、张炜的《寻找鱼王》、赵丽宏的《童年河》等。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刘国辉认为,这从侧面印证了儿童文学图书市场的火爆。“曹文轩、张之路、秦文君等一线儿童文学作家的作品销量往往是其他类型文学的10倍甚至更多,自然会吸引其他领域的作家。”刘国辉说。

  “中国的童书市场,是全世界最大、同时也是最具活力的童书市场。”曹文轩说。

 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中国儿童文学不断生长。“这次获奖证明我们整体的儿童文学创作跟国际接轨了。”刘国辉说。

  软肋

  “利益撵得我们不停往前跑,以金钱来衡量价值,忘记了儿童文学承担的巨大责任”

  尽管对中国儿童文学充满自信,但曹文轩仍有忧虑,“童书市场的整体质量并不令人满意。利益这条狗,撵得我们不停地往前跑,往金山银山跑,以金钱来衡量并炫耀它的价值,忘记了儿童文学对孩子所承担的巨大责任。这个局面需要得到调整,需要我们的作家能够退回来,退到文学,退到艺术。”曹文轩说。

  “我国儿童数量多、需求大,作家资源相对紧缺。”张克文指出,我国目前有3亿多未成年人,形成了巨大的市场,也形成了巨大的利益诱惑。人人都想来分一杯羮,全国580余家出版社,有520多家都在出版童书,但却像一盘散沙,个头不大、实力不强、专业性也不够。激烈的竞争,还催生出急功近利的氛围,导致童书质量参差不齐,同质化严重。

  “一方面,留给作家创作的时间、编辑打磨的空间都变得比较紧迫,缺乏时间与耐心去打磨精品;另一方面,优秀的作家作品资源被各家激烈争夺,有的作品形成了庞大的系列、过多的版本,也造成了孩子的选择困难。”陈晖说。

  “市场上很多工作室攒出来的儿童文学作品在学生中很有市场,但质量堪忧。”刘国辉曾跟曹文轩去一个县城推广文学阅读,当地语文老师告诉他们,一些过于强调娱乐性、胡编乱造的书,孩子们难以分辨、难免喜欢,但对于成长没有起到好的作用。

  儿童文学健康发展,离不开作家的自律,更需要发挥、利用市场的自我调节。

  据了解,2015年,我国出版童书的出版社数量与选题数量26年来首次实现了“双降”,童书出版格局开始向集团化、专业化发展。过去由于用纸讲究、装帧精美、成本较高而相对薄弱的图画书,如今越来越繁荣——不少图画书引起了国际关注、获得了国际性大奖,也带动了本土图画书奖项的设立。

  天天出版社在2014年初就和曹文轩一起成立了“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”。中心副主任张昀韬表示,将对曹文轩作品进行全版权运营,比如目前已经推出的“中国种子世界花”系列儿童文学绘本,请曹文轩写文字故事,请国外著名画家绘图,让中国儿童故事在世界各地开花结果。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